<address id="3lddz"><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3lddz"></form>

<address id="3lddz"><th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th></address>

    <noframes id="3lddz"><form id="3lddz"><th id="3lddz"></th></form>

    <address id="3lddz"></address><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nobr></address>

    文聯動態

    海南畫派乘風揚帆待有時

    [韓少功]海南畫派乘風揚帆待有時

    主動建構具有海南地域風格的畫派

    把筆墨“玩”轉——試析王良水墨畫藝術

    2020年06月05日 15:09  作者:黃謨耿  點擊:12424  我有話說(0人參與)

    “氣者,心隨筆運,取旬不惑。韻者,隱跡立形,備遺不俗”(《筆法記》荊浩)。藝術家要把握對象的精神實質,取出對象的要點,同時在創造形象時又要隱去自己的筆跡,把自己溶化在對象里,讓欣賞者有豐富的想象余地,一幅畫不僅描寫外形,而且要表現出內在神情,把握客物世界的內在精神。藝術的使命在于用感性的藝術形象去表現真實,喚醒各種本來睡著的情緒、愿望與情欲,使它們活躍起來,在賞心悅目的觀照與情緒中盡情品咂人文之美。

     

    近年王良老師出了一批水墨氤氳的作品,其構建雄強大氣,造型奇拙生動,筆墨老辣,個性張揚,飽含著對身居黎苗之地深沉的家園情懷。他筆下那種富有生活氣息、墨韻鮮活的畫面讓觀者贊嘆,游目于其間,頗有聞道歡欣之感!

     

    細細賞析把玩,竊以為王良老師這批水墨作品有以下藝術特點:

     

    王良《溫暖方向》

     

    一、情傾其間,山野為之舞動

     

    初識王良老師水墨作品便會讓你驚詫其塑造景物的獨特能力!你看那低矮的“船型”屋微微傾斜,屋前斜倚著高大的滿樹虬枝縱橫的“英雄樹”,屋旁牛車閑置,籬笆參差,芭蕉含情,屋檐底下幾位身披斑駁黎錦的黎家大媽躬身紡織勞作,噥噥黎語似歌;道旁引來體型拙笨的母豬及數頭小豬,嗷嗷待哺,觀之可喜;或者滿紙如北國山脈一般滄桑大氣的木棉樹隨風舞動、“船型”屋旁的樹蔭里,數頭焦墨寫就的水牛悠閑啃食,遠山寥廓,山鳥徐飛;或者滿紙虬枝錯落,椰影搖曳,村子不遠處水汪汪的田地里,一位老農彎腰插秧,遠方山寨牛羊點點,山濤呼呼,一片鄉情彌漫于素紙之間……這可是曾經的童真歲月在畫家筆下隨心偶現?或者年過半百的王良老師還活在幼時的黎寨記憶中?

     

    王良《聊說他年農耕事》

     

    “景語”,情語也!王良老師面世作品大多取材于黎鄉苗寨或海南熱帶景觀,數十年如一日,不厭其煩地反復筆耕寫意,款款鄉情皆源于他對這片熱土滿蓄著的深沉情懷:“深情眷戀著這片土地,投入太多太稠的情感,印烙無數心路的足跡,獲取自己想要的藝術養份好多、好沉”(《王良中國畫集》語錄)。黑格爾嘗說:“藝術的目的在于喚醒各種本來睡著的情緒、愿望與情欲,使它們再活躍起來,把心填滿,要使想象在制造形象悠閑自得的游戲中來去自如,在賞心悅目的觀照和情緒中盡情歡樂。”不曾與王良老師深談過,對他的身世也了解得不多,但觀他滿幅氤氳、筆墨縱橫的才情,尤其看他作畫時旁若無人狀的激情,飯席上大碗吃酒的豪興,相信其人必是情深無限,半世滄桑。觀其畫山水含情,他無疑是融半生癡顛,化為筆下氤氳傾情于方寸素白之間。

     

    情溢其間,觀者豈能不為之動容?

     

    王良《西園牧野》

     

    二、構建大氣,張揚個性

     

    王良老師的作品總給人一種“先聲奪人”的震撼之感,其畫面無論是鴻篇巨制,還是方寸小品,畫面排篇布局極講匠心獨運之妙:他的作品構圖飽滿,善于景物穿插,其“上不見天,下不留地,橫斜豎插,縈回環抱,與傳統格局迥然有別”;他總是盡心經營一種引人入勝的意境,畫面深處別有境界,給觀者一種畫面的“大氣”與“豐富”之感:其營造的意象無論是滿樹滄桑的木棉、搖曳多姿的椰林,還是潤含春水的芭蕉,王良老師都善于讓這些融入無限深情的景物以一種饒有趣味的特寫形式呈現,畫面主體常顧盼有情,更兼有頂天立地之勢,給觀者營造出“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的視覺效果。處于古樹間的中景則相機“楔入”黎村苗寨人家,人影若隱若現,雞鳴犬吠恍若相聞,虛實遮掩之間令人不能窺全貌,益發引發觀者無限想象。遠景往往以一片高聳的淡墨遠山輕輕帶過,簡約生動。

     

    王良老師構建畫面深諳景物的“藏露”、“開合”、“虛實”、“緊松”、“繁簡”的對比之妙,再加上畫面夸張變形恰當,高度提純的畫面化陳腐為神奇,給觀者一種視覺層次豐富,造型生動的美感,讓人觀之神清氣爽。

     

    王良《風瘦騎樓》

     

    三、畫面造型夸張適度,意象富有情趣

     

    “藝術絕對不是單純的摹仿。人們用自己的工作,以熟練技巧和勤勉去復制原已經存在的東西,固然也可借此得到一些樂趣,但是仿本愈酷肖自然的藍本,這種樂趣和贊賞也就愈稀薄,愈冷淡,甚至變成膩味和嫌厭。對于人類而言,摹仿的熟練所產生的樂趣總是有限的,自己所創造的東西更能得到樂趣,即使是一件細微的技術發明在價值上也要比摹仿高。”

         

    品讀王良老師的作品,其畫中諸物象造型趣味濃郁,原因也在于他的造型意象源于生活,卻又不受現實生活物象所捆綁,無論他那久負盛名的木棉、黎族“船型”屋,還是近日反復表現的古樹底下的老水牛系列,其造型都帶著濃濃的王良“味道”:筆墨生拙、簡約,富有動感。他筆下的木棉樹、榕樹干墨紛披,老干縱橫,有如北方山脈一般雄奇,或者他便是視“樹”為“山”去把握筆墨的吧?黎家“船型”屋的屋頂本為茅草,外觀極為繁雜,王良老師用極簡約的“幾何面”概括,以灰墨去表現,“船型”屋屋底下參差錯落的許多農家用具便能恰到好處的與之相融,畫面呈點、線、面結合,拙巧有度,繁簡有致,畫面益顯得層次豐富,趣味濃厚,觀者在他營造的意境跟前總要驚嘆:好有氣魄的一棵老樹!好有生活情趣的黎家屋子!

     

    最喜歡畫中那些于古樹底下的老水牛!在田地里辛苦耕作半天之后方得片刻悠閑,它們或安臥小憩,或閑步啃食。此刻南風輕柔,榕蔭生涼,生活的沉重似不復存在。王良老師采用極度概括的筆墨,以方塊為型,焦墨破筆直下,觀者仿佛可聽到畫家執筆于紙面的“沙沙沙”聲,只需幾筆烏黑發亮的焦墨組合,數頭憨態可掬的老水牛便躍然紙上,成為畫中的點睛之筆,妙!

     

    王良《最是鄉間趣可拾》

     

    四、知白守黑,水墨氤氳,富有韻律感

     

    相較王良老師前些年墨彩燦然的作品而言,近期這批純由“墨、白、灰”構建的水墨作品當是他對中國水墨畫更進一步的探索。老子嘗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在藝術領域,各種表現風格不好論說孰對孰錯,當是各擅勝場,而以一種更簡約的“黑、白、灰”去表現當前這個多彩世界,在表現技巧方面無疑是一種更大的挑戰。

     

    在黑白世界里,畫面構成講究“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講究虛實、疏密、開合的對比,在中國畫的水墨世界里,物象的種種對比處理無意暗合老子的哲學觀點。因此,在中國傳統文化里,純黑白的水墨似更契合中國人的審美心理,更具中國文化趣味?;蛟S王良師經歷早年“木棉紅”系列的燦爛之后,步入這個“黑白”世界當是自然而然的一個過程吧?在這片“黑白”世界里,王良老師依然傾情于他所情牽掛著的黎村苗寨與熱帶景觀,其筆底似少了幾許燥熱,多了幾分沉靜與淡定:你看他筆下墨團團里不急不躁的行筆,水漬筆跡若有若無,墨團之外再加上幾組疏密有致的線條便構成一個虛實對比空間,或者線條后邊還來幾組或濃或淡的墨團,恰到好處的層次及細節處理,觀者也不必論墨焉物焉,已化成畫家筆下“起、承、轉、合”的表現節奏,其連綿相屬,氣脈不斷,行筆神閑意足,隱約存有韻律之妙,筆墨意境耐人尋味。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