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3lddz"><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3lddz"></form>

<address id="3lddz"><th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th></address>

    <noframes id="3lddz"><form id="3lddz"><th id="3lddz"></th></form>

    <address id="3lddz"></address><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nobr></address>

    文聯動態

    海南畫派乘風揚帆待有時

    [韓少功]海南畫派乘風揚帆待有時

    主動建構具有海南地域風格的畫派

    家園情懷,木棉風骨——談王良先生的繪畫藝術

    2020年06月05日 15:10  作者:王進玉  點擊:12557  我有話說(0人參與)

    一位成功的畫家,務必要具備這么幾個因素:有先天的藝術稟賦,有聰敏的靈感休悟,有精湛的筆墨語言,有飽滿的思想情懷。當然,還有其他若干因素,比如崇高的人格修養、深厚的文化積淀、成熟的市場運作等等。

     

    而文化積淀的涵養并非一朝一夕可以達到的,成熟的市場運作也并非三天五天就能完成的。它們都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這里我想重點突出的是作為一位藝術家的思想情懷,以及其作品所呈現出的獨特風貌。從所周知,這兩方面的成熟表達均是在畫家本人能夠嫻熟自如的掌握筆墨、技法之后所產生的。倘若基本功不過關,那么思想情懷便難以抒發,獨特面貌便難以呈現。即使抒發也是不酣暢,即使呈現也是不可觀的。

     

    王良《山寨盛會》

     

    以上是我仔細品讀畫家王良先生的作品后有感而發的。他的作品給我的總體感受是;在深沉的家園情懷里,用精妙的筆墨繪制著最能代表故鄉情韻的事與物,用飽滿的構圖來發泄積聚于內心的深切情感,用絢麗的色彩來點染生活中的無限美好。那些勤勞樸實的人們,頑皮可愛的孩童、悠然自在的家禽、特別是安謐恬靜的山水、高達挺拔的木棉。在他的筆下都是那么的親近,那么的富有美感和散發詩意。

     

    王良先生是海南人,1964年出生于黎族“三月三”發源地東方市東河鎮。此地有大片的木棉樹生長,每每春節前后,春在田野紅遍了木棉花,甚是惹人喜愛。王良先生便是被這一抹抹的火紅徹底感染了、打動了、陶醉了,下定決心拿起手中的畫筆來表達對木棉的眷戀之情。當然,他眷戀的還有他的家鄉,他家鄉的父老鄉親,他家鄉的風土人情,他家鄉的山山水水。而木棉只是他尤善描繪的景象之一罷了,他要借助木棉這一“英雄”的形象來深刻表達家鄉人民的偉岸風骨。因為木棉樹是高達挺拔的,木棉花是火紅熱烈的,家鄉的人民也同樣具有諸多優點,他們淳樸,他們厚德,他們勤勞,他們好客……..“深情眷戀著這片土地,投放太多太稠的情感,印絡無數的心路的足跡,獲取自己想要的藝術養份好多、好沉。”這是幾年前他曾經在一篇文章里寫下的一段話,今天讀來,濃情依舊。

     

    王良《溪山春恰正宜時》

     

    是的,展開其畫作,迎面撲來的是一股異常純粹潔凈的田園氣息。但就這股氣息,便足以沁人心脾。我想,這就是古人所強調的意境、格調或者神采吧。意境深遠、格調高雅、神采飛揚的作品,都有著不同凡響的氣息,都有沁人心脾的能量。無疑,在王良先生的作品里,便使人真切感受到了這一點。

     

    此外,單從繪畫的本體上來講,他不但注重在選材的內容上準確反應可觀現實,富有思想性和引導性還會在表達形式上,在構圖、賦彩,以及筆墨技法等方面也做到了一定的創新。他會根據不同的主題、題材、內容等的需要,有意識的創新出新的技法,以此為傳統的表現手段輸入新的血液。在他的幾乎每一副畫作里,我們會發現他總會將花鳥、山水、人物等相結合,將工筆于寫意相結合,將重彩于潑墨相結合,將白描于點染相結合,而且并無牽強造作之感,卻有和諧豐美之妙。

     

    王良《柔曼春風到農家》

     

    舉凡熟悉美術史的人都知道,將花鳥、山水,甚至人物相結合的表現方法,前代畫家們曾經運用過,宋元以來的花鳥畫大家,如馬遠、王淵、戴進、呂紀、林良等人,在構圖中經常以坡石、水口、遠峰、近岸來襯托花鳥等。將工筆和寫意相結合的表現手法,前人也出現過。遠在五代、北宋時,花鳥畫就出現了勾填法和勾勒法。及至明季周之冕,又以徐熙沒骨法與勾勒法相結合,創造了勾花點葉派這一新形式?,F代大家齊白石,用極工細的草蟲配以大寫意花夲等,都是極為出色的范例。至于將重彩與潑墨相結合,將白描與點染相結合,前人似乎也均有之,但在一副作品中,融幾大門類、多種表現手法于一爐的情形卻不多見。而能將此處理好,更非易事。沒有比較全面且扎實的繪畫功底,幾乎是做不到的。王良先生能夠如此出色的做到,可見其水平的非同尋常了。

     

    另外,其作品的構圖也有著與眾不同的地方。眾所周知,繪畫的構圖是創作成功的關鍵。在創作過程中,如果只在造型準確上下功夫,或者只專注于筆墨技巧,而放松了對構思布局、主題思想的認真研究與安排,雖費盡心機,也終究得不到滿意的效果。通觀王良先生所有創作的作品,我們不難發現,其構圖的飽滿儼然成為了他的一大特色。他似乎極為珍惜每一塊畫紙空間,生怕被大片的留白給吞噬掉,所以他極力擴展和增加整個畫面的表達意象,但奇怪的是,這并沒有造成畫面的相擁擠感與混亂感,相反,更添了別樣的精致,以及特殊的感官,當然這要歸功于他自身所具備的不凡的構圖能力。

     

    王良《美域詩意自妖嬈》

     

    再說說他的筆墨。毋庸置疑,中國畫自古重視筆墨,在筆墨的運用上積累了大量的、豐富的經驗,所謂唐人用筆,宋人用墨,元代以后變化無窮之說。王良先生很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因此在他的作品里,可看到其運用多種方法,以力求得到多種多樣的效果。其筆力或雄強,或柔和,或痛快,或舒展;其墨色或渾厚,或淡雅,或生氣,或恬靜。做到如此,無不反映出畫家高超的筆墨駕馭能力。

     

    王良《嶺西棉事》

     

    我曾對南方畫風做過一個比較系統的分析。個人認為,南方的畫派較多,因此表現形式也便多種多樣,同時受西畫的影響也較為明顯,探索作品很多,主要表現在畫理、筆墨、以及視覺感官上。而在王良先生的作品里,我既看到了自然良好的創新,又感受到了其對傳統的執著堅守,無疑如今的塔已儼然成為南方畫家群體,特別是海南畫家部落的一個典型和代表,很值得關注和期盼。

     

    最后,衷心祝愿他的藝術之路越走越遠。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