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3lddz"><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3lddz"></form>

<address id="3lddz"><th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th></address>

    <noframes id="3lddz"><form id="3lddz"><th id="3lddz"></th></form>

    <address id="3lddz"></address><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nobr></address>

    文聯動態

    《心象·墨跡》吳東民

    [書籍]《心象·墨跡》吳東民

    吳東民書法作品評論

    天生筆墨 工開風氣——“東民精神”解讀

    2012年02月09日 22:42  海南文聯  點擊:21882  我有話說(0人參與)

    林書杰

    書法作為一種藝術不僅持其自性之故,而因人以生。
        就書法而言,可通過一定的方式還原為技法的層面上來把握。換言之,書法屬技藝的層面,但此技藝卻有其差異的特征,因人而有差異。這是書法存在的方式。我們從吳東民的書法來看便可領會到的書法特性,同時也能感受到其書與他人書法的差異。東民有其特殊的生活人生經歷,性喜筆墨,并以堅強不息的刻苦研學的精神煉就了其獨特的書法風格。
     

    年輕的東民正處在漠視文化的文革時期,他卻能逆流而上,堅持讀書習字,筆耕不輟。如此讓人想起了老子所說的:“返者,道之動也”的方式。這是吳東民的方式——借助書法的形式來回應和詮釋自己的所思、所想,這些都可以歸為其順應了“道”的精神,確是其有“中道而立”的精神和能力。
     

    吳東民的書法最為獨特的風格便是其具有嫻熟的技法,使其靈動的書法,同時在傳情達意上獲得了較好的方式。這顯示出了東民的天資和勤奮,也得益于海南有很好的學習書法傳統的滋養,特別是在東民的家鄉——萬寧,有著深厚的書法文化傳統,自小使東民得到了良好的熏陶,習字讀書從未間斷。
     

    在書法的世界里,特別是在現代,寫字更多已不再是表達的一種工具了,更多是個人和技巧結合的事情。亦因此,書法的意義已為我們提供了另一層面的世界,超出了所看、所知的情形,以致影響我們的能看、能知?;蛘哒f我們在看吳東民書法時,不僅僅以寫字的方式,作為符號意義的方式來看待,就此我們至少可以從兩方面來理解;1、東民通過其書寫的方式來聯系了其所思、所想。2、書寫與其所做的工作有了某種程度上的溝通,以致其書法中的內蘊更具有張力。其書法與他人的差異,其實就是能力的差異、品質的差異。
     

    如此說來,這是書法與人相應而獲有的一種能量。換言之,是人與書法的關系如何轉化的問題,即是通過書寫的方式把自己參與到書法的世界之中。在此吳東民是一個成功的例子。在其簡約的筆法中,仍然能看出其取法“二王”的筆意,其簡約實為一種轉化,即轉化其各種能力,包括其所思所想,并匯集于其書寫的筆畫之中。時而清逸,時而雄渾,時而蕭散,任其揮寫。秦漢的古樸、魏晉的閑逸,唐宋的樣態都能從東民的筆下溢出。這是一種東民的書寫方式。
     

    從吳東民的方式就可以感受到,書法的意義在某種程度上便是一種能力的體現,我們采用怎樣的方法便會有怎樣的結果,或者說采用不同技巧便會獲得某種不同的意義。包括知識和學養也會影響到我們的技巧和理解,乃至方法的應用。意思是說,理解不同就會影響我們的書寫方法,以致影響到我們的書寫效果。東民書畫文皆通,并能相互滋養。黃山谷說:“學書須要胸中有道義,又廣之以圣哲之學,書乃可貴”。此“學”是指各種轉化的能力,在運用到書法或理解時便能體現出“學”的重要性。并通過“學”可使自身獲得不斷向上的能力。東民之“學”加之以“才”貫通了書、畫、文,增強了書法的韻味。
     

    東民書法五體皆擅,不過最能幻化出其性情的當屬其行草書,其書寫亦猶如其身兼數職的工作那樣依然自如和應手。如此可用“融會貫通”來加以理解——不僅在書法的世界里,在工作上。其實可以說其工作便是書法,書法也是其工作。在書寫的世界中把書法與工作相互關聯,并做出了很好的互補和聯系。書之工拙,亦是事之工拙。東民穿梭于其中,皆有意趣,否則不為成書、成事矣。即為工夫所致內外、書事無分。無怪乎翁方綱說:“世間無物非草書”。我想從吳東民的身上就能得到很好的詮釋。其在工作、書法上都可以找到人與物、人與事、書與事等相關聯性,并化開了各種關系,其書法的成就便是其工作的成就。
     

    品讀東民書法,如果從時間的視角來看的話,同樣也是帶出了海南的一部書法現代史。因其發動和作用使海南的書法呈現出了另一景象。海南書法得到了長足的進步,更多的不僅是風氣而是一種參與,看到了很多書家各自的面貌特性參加各種賽事并獲獎。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本人系海南人,亦是書法愛好者,十幾歲便離開了家鄉在外求學、工作,深知海南書法的底子薄、基礎差,就此我感觸良多。自古海南,民風自然,海擱文化,地荒天涯,片紙海暈,何來書化。但經過十幾年的東民努力,終于使海南書法有了新的天地。且不說其身兼要職,僅就帶著海南中青年書法家經常參與中國書法各種活動來說,已是功不可沒、難能可貴了,同時不斷挖掘和培養新生力量,使海南書法有新的飛躍、新的進步。每次回到家鄉總讓我感到海南書法的進步。這是吳東民貢獻,掀開了海南書法的新篇章。就此我們可以稱之為“東民精神”。
     

    “東民精神”是書法文化現象,亦是海南書法發展的一個縮影和體現。書法,寫字雖是小道,但經東民的開掘之后獲取了更多意義,傳遞的不僅僅是筆墨,更是一種海南書法的精神。相比于其他省份來說,海南書法的參與精神可謂是積極的。同時在家鄉處處都能感受到書法的氣氛,有書法的各種比賽、書法下鄉、書法講座等等。很多青年學子借助書法這種元素相聚在一起。如此這些,小時前所未聞。感謝吳東民!

    辛卯年冬記于清華園

    (林書杰:書法理論博士、中國畫理論研究博士后)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