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3lddz"><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nobr></address></address>
<form id="3lddz"></form>

<address id="3lddz"><th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th></address>

    <noframes id="3lddz"><form id="3lddz"><th id="3lddz"></th></form>

    <address id="3lddz"></address><address id="3lddz"><nobr id="3lddz"><progress id="3lddz"></progress></nobr></address>

    夏烈|新時代的網絡文藝評論可以怎么做

    2021年09月06日 15:33  來源:中國藝術報微信公眾號 編輯:黎秀葵  點擊:77  我有話說(0人參與)

    新時代的網絡文藝評論可以怎么做

    ——夏烈 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與傳媒學院教授 、杭州市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

     

    日前,中宣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在我看來,這是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一次全面部署和以問題為導向的指導性文件。它再次申明和錨定了文藝評論的一系列基本問題、基本方法、基本責任和基本倫理,提出了包括加強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與評論建設,弘揚中華美學精神,建設中國特色的文藝理論與評論學科、學術和話語體系,倡導“批評精神”以及弘揚真善美、批駁假惡丑等“根”和“魂”的內容,從而為當下的文藝評論工作固本培元以至返本開新。

     

    回顧新世紀以來,中國文藝現場最大的變化在于出現了“線上線下”、傳統和新媒體這樣的文藝場域?;ヂ摼W媒介在成為文藝創作的新挑戰和新契機之時,也在同步改造文藝評論的寫作形態和傳播機制,即文藝評論同樣需要接受民眾、社會、市場的檢驗,進而深刻拷問自身的藝術性、真理性、評價標準和工作方法。換言之,是時代的總體性變遷給文藝帶來了世紀之變、機運之變,如何立意于“變”而講不變、講融通、講創造、講引領,是《意見》的定位和立意,其中充滿了設身處地、價值觀照、辯證統一。

     

    關于20余年來文藝現場的一個最明顯的變量——網絡文藝,雖然只是《意見》的一部分,但出現于《意見》中的諸如“線上線下”、商業流量、刷分控評、新媒體平臺、算法研究和引導等等,又無不與之交叉疊合、同生共長。因此,如何思考和介入網絡文藝,事實上也就是思考和介入當下文藝評論變局的重要支點與途徑。

     

    網絡文藝的場域論及文藝評論的作用

     

    以網絡文藝為代表的21世紀新型文藝,并非傳統意義上的人文知識精英為主導的文藝革命和創新,亦非先創作后評價的傳統審美機制下的作品生成和生產。由于技術和受眾的直接干預以及作者和讀者(觀眾)的模糊化、融合化,網絡文藝最大限度地體現了文藝的大眾性和民間性,也充滿了包容性和多元性。在很長一個時期,專業的、傳統的文藝工作者包括文藝評論家,對網絡文藝保持著隔膜、警惕甚至鄙視的態度,這首先源于對新媒介規律的不熟悉和文藝觀的捍格;反之,普羅大眾則無拘無礙地成為了網絡文藝的主人,他們的作品既生動鮮活卻又容易粗鄙俗套。這種線上線下、傳統與新媒體的群落分治隨著觀念的疏通、媒介技術的普及和普惠,以及人的能動性,終究會彼此作用,并在社會發展和文藝演進的規律使然下,形成一個網絡文藝時代的典型場域。

     

    認識網絡文藝的典型場域,勾勒和闡述基于中國現實的“場域論”,是我們理解、評論、引導網絡文藝發展的基礎和關鍵。我們看到,圍繞網絡文藝的社會要素、文藝要素等,20年間基本上形成了受眾(用戶)、產業資本、國家政策、知識精英這樣四種力量的合力矩陣。以網絡文學、網絡影視、網絡音樂、網絡游戲、網絡短視頻、網絡演藝(直播、綜藝)等為主類型的互聯網文藝發展歷程中,上述這四種基本力量并非同步入場并理想化地維持其平衡的,有些力量入場早——比如受眾和產業,它們成了網絡文藝基因性的創始力量,在一定程度上促進著這一新型文藝總體的不斷生長、快速崛起。但是,文藝創作和生產的基本邏輯要求網絡文藝必須同時服從社會的、藝術的規約和價值評判,國家政策和知識精英的介入在最近十年間尤其是2015年后愈益加強,就代表著網絡文藝并非僅僅是所謂粉絲“飯圈”、資本模式的逐鹿場、收割機,更應該是新時代文藝民主、文藝生產力和創造力解放條件下的精神文化工作坊、新家園。

     

    要達致這樣的理想場域模式,當前來看,既要加強治理也要加強設計,既要尊重網絡文藝中受眾和產業的特征,更要在場域中補短板、重權衡。而網絡文藝的研究評論——其所對應的正是四種基本力量中的知識精英,則要花大力氣解決自身在場域中的力量不足,從理解到批評、從參與到建設,全面凸顯它作為重要一極的思想力、行動力,最終完成《意見》所說的,“建立線上線下文藝評論引導協同工作機制”,“用好網絡新媒體評論平臺……推動專業評論和大眾評論有效互動”,“有力引導輿論、市場和大眾”,最終讓網絡文藝能“為人民提供更好更多精神食糧”。

     

    網絡文藝評論的四種樣式

     

    網絡文藝由于易傳播的特點,常常借助爆款、事件、“網紅”、“大神”、熱搜等成為社會現象和文化現象。如果執著于傳統文藝評論的那種溫柔敦厚的文本細讀或艱深繁復的理論推進,恐怕有工具上的不對等。但文藝評論傳統其實向來有文化批評和社會批評的脈絡,譬如魯迅的雜文。網絡文藝評論的第一種方法形式,就是以匕首投槍的風格在一線戰斗,以“剜爛蘋果”的工作精神在“大力發展”的網絡文藝中時常尋找思想上、價值上、藝術上、功能上有害的、低俗的、不合格的、偏頗的趨勢和案例,“指出壞的”“獎勵好的”。從而在社會和文化的層面上及時指出潰敗面,防止那些破壞公序良俗和社會信用的網絡文藝占用公共資源,顛倒公眾尤其是青少年的認知與審美。比如近期對惡性的“飯圈文化”之批評,對耽美等過度泛濫的腐文化、CP文化之批評,對唯流量、刷分控評之批評,都是值得文化批評和社會批評早早介入、長期研究的工作。

     

    與文化批評、社會批評直接互補的,則是文本批評和審美批評。雖然在與假惡丑短兵相接的最前沿它們顯得溫柔沉潛了,但“網絡文藝歸根結底是文藝”的命題指引著我們必須仍要把篩選、評論、闡發、定位好一批網絡文藝各領域的精品作為評論家的一項基本工作。事實上,由于網絡文藝的海量存在和瞬間刷新,由于我們對網絡文藝所提供的新作者和新文本始終存疑,我們的網絡文藝評論大量停留在宏觀和中觀的本體論、現象論、產業論、趨勢論,很少分出精力開展作者論、作品論。固然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個人也猶疑于網絡文藝的文本和審美解讀,覺得這樣的“老嫗能解”的對象似乎毋需評論的深耕,但時至今日,我卻發現如果不致力于尋找和確定一部分網絡文藝精品力作,事實上就無法實現如魯迅所言“獎勵好的”或者“倘沒有,則較好的也可以”的工作實效,那么,有可能因為評論家對具體的作者作品的不介入、不及時確定和品評,網絡文藝的思想和審美內涵無法獲得重要的刺激與啟發,我們也有可能會錯過跟“社會和人民中產生的”時代新文藝名家共同成長、交流、進步的歷程。在這個意義上,我開始自覺到應該描述的、迥異于傳統文藝名家的“作者”和“文本”了——他們來自于農民、工人、大學生或民間藝術家,他們曾經或正在從事出租車司機、快遞小哥、攝影師、建筑師、醫生護士、舞者、街頭歌手、網絡作家等職業,他們登錄新媒體平臺無外乎為了自我表達和流量變現,但他們正是網絡文藝的骨干創作者、生產者,評論家要學會跟這些新的作者“簽約”——而不僅僅由商業來簽約、粉絲來消費。

     

    對于第三種網絡文藝批評,我認為應該建立在互聯網特征之上,將碎片化評論和學者粉絲作為一部分評論家的自我設計。碎片化評論是這個時代的典型文藝評論樣態,它打破了紙質的、書面的文藝評論的系統性和深度模式,改為一種更適合各種互聯網平臺社區和時代瀏覽習慣的吉光片羽、吐槽戲謔或一地無聊。但當網絡小說作者在省視讀者的評論,思考小說和受眾期待的關系時;在“愛優騰”、B站的各類網絡劇、視頻飄過有趣甚至很有共鳴共情的彈幕時;在抖音短視頻一則精彩或感人的制作帶動了大量點贊和跟帖時,我認為碎片化評論其實是最低、最基本、最普適的“人的批評”。有時候用富有網感的一句話、幾個字傳達出精準、智慧、平等開朗又有所引領提升的意見,那么也是在發揮文藝評論的功能——之前觀看《覺醒年代》時,一條條重新認識歷史、熱愛祖國和先賢、贊揚演員演技的彈幕,使我見識到無論年齡地域的共情共識,也就忍不住屢屢發出了自己的精神信號。此外,不少網絡文藝評論使我意識到那些居于豆瓣、知乎、龍空等平臺社區的文藝愛好者們的專業精神與評論水準,他們從粉絲和民間出發,完成了文體上未必“規整”的個人批評,其實有值得贊賞乃至贊嘆的部分。這些評論大體上與職業評論家不同,除了文體文風,主要是因為粉絲式的介入視角,其評論往往能做得更微觀、更細節,或者說粉絲批評的顆粒感很細、很小但可能很深、很有愛。與之相比,傳統訓練的專業評論文章往往更多宏觀、中觀視角,專業姿態理性客觀,知識體系更為周正。二者各有妙處,卻也談不上誰替代誰。我因此局部同意亨利·詹金斯提出的“學者粉絲”概念,即將粉絲的感情熱愛和學者的方法視野結合起來,這會讓文藝評論的顆粒感更加體貼與精微,評論家可以在大格局和網絡性之間靈活切用、游刃有余。

     

    最后,我想指出的一種文藝評論形式是更為廣義的,那就是有一部分評論家可以形成智庫的研究和評價方式?!兑庖姟分姓f,“加強文藝評論陣地管理,健全完善基于大數據的評價方式,加強網絡算法研究和引導,開展網絡算法推薦綜合治理,不給錯誤內容提供傳播渠道。”我覺得類似這樣的前沿領域和跨學科工作特質,昭示了傳統文藝評論家的角色和范疇理應拓寬,將有關文藝評論的環境、技術、文化領導權、哲學社會學內涵等方面的題目納入“新文科”的建設規劃之中,轉化一部分文藝評論家在史才、詩筆、議論的追求而外參與到國家文化治理、社會文化治理的咨政建言,以行家里手的身份協同推進中國文化治理體系和治理水平的現代化,這同樣可以是當代知識人“立言”“立功”“立德”的懷抱志向。

     

    我們面對的網絡文藝,是時代文藝評論工作最富挑戰性的前沿陣地,也是最具中國特色和全球傳播優勢的別樣園囿??梢赃@么認為,中國社會主義文藝的“百花園”里已經盛放出網絡文藝的奪目風景,而文藝評論的使命則是始終維護好“百花齊放”的生態,為年輕的文藝形式做好培根鑄魂、養護除害、以利天下的事業。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亚洲а∨天堂久久精品